来源: 作者:李攀 点击数:4596发布时间:2017/1/6 8:48:47

一、不忘初心,永葆党性

狄更斯《双城记》中有一段极具震动人心之力量的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也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大伙儿面前应有尽有,大伙儿面前一无所有;大伙儿正在直登天堂;大伙儿正在直落地狱。”狄更斯所处的维多利亚时代正是大英帝国的巅峰时期。面对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狄更斯敏锐地体察到时代所应许的美好并未切实地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好未必好而必然掺杂着坏,信仰未必值得尊重而必然掺杂着怀疑。这样一种生存境域,显然是不美好的:好与坏,智慧与愚蠢,信仰与怀疑,光明与黑暗,希望与失望,应有尽有与一无所有,直登天堂与直落地狱,这一组又一组对比强烈地显示出个人的渺小足以为时代的强大所炫惑、所束缚、所吞没,就如一叶小舟漂流进汪洋大海,无锚安稳船身,无舵指示航向。

于是乎,大时代和小个人就成了堂而皇之的借口,被各式各样的人拿来消费:有的人把功名利禄视作自己安身立命的锚和舵,为了博取名利可以不计手段、不讲底线,骄奢淫逸,贪污腐化,以至于自绝于党和人民;有的人则认定自身一心一意所经营的那个小天地才是真实存在的,才是唯一值得肯定的,至于责任和理想是应当被怀疑并抵制的,因为它们统统都是外在世界所施加给个人的枷锁;有的人把感官刺激的快乐当做确认自己存在的依据,而一些不良媒体为了追求持续的关注率,一味迎合这种需求,使得浮靡之风盈荡天下;有的人则幻想有一种理想的政治体制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大时代和小个人的僵局,或乞灵于西方式的民主自由,或求法于上古三代,以至于忽视现实的复杂性和否定历史的必然性。这几种情况既然均是由狄更斯《双城记》这一段名言中内蕴的大时代、小个人的思想因素所发酵而成的,我们大可以将这样一种精神上的疾病状态称之为“狄更斯病”。

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共产党员包括我自己都曾或深或浅染过这样的病,虽然症状不尽相同,但病根儿其实都是一个:我们都被从人的类本质之中异化出来的那部分所摆布所奴役而不知,最后竟“反认他乡作故乡”!其实,在时代与个人之间本无所谓大小对立。“大”与“小”的对立,只不过一种人为设置出来的迷障罢了。产生这个迷障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缺失信仰和疏离实践。沦丧了信仰,脱离了实践,模糊了对历史的必然性的认知,就会使人陷入迷乱的境地,就会使人面对时代就会产生一种渺小感,面对社会就会产生一种压迫感,面对历史就会产生一种虚无感。试问:如果一个人有了坚定的信仰,对于历史的必然性能够充分地理解,切实地在实践活动之中改造自身和社会,又怎么会对时代产生出庞大、对人产生出渺小的错觉呢?作为共产党员,正是因为迷失了党性,才会染上所谓的“狄更斯病”,而对治这狄更斯病的药方就是“不忘初心”,就是“两学一做”。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是贯穿于习总书记“七一讲话”中的一条主线。“不忘初心”所针对的现实情况正是“初心”在一定程度出现了遗忘。魏征曾说:“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对于全党而言,“初心”就是根本和泉源。无本之木无法成活,无源之水无法流远;而失本之木、失源之水,即使曾经长得很盛、流很很远,也终将枯萎竭绝。“两学一做”以学为基础,以做为关键,这体现出知与行之间的辩证关系。对于每一个共产党员而言,落实“不忘初心”和“两学一做”,从其内向的维度而言就是要永葆党性,从其外向的维度而言就是要知行合一。永葆党性意味着对于共产主义信仰必须坚定不移,对于人类历史必然性要有清醒认识,对于实践活动绝不脱节。知行合一的辩证法,一方面是以知导行,使行有所依循;另一方面是以行验知,使知更加切实。

二、知行合一,开拓创新

在党校从事哲学教学和研究的工作,在知的层面上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在行的层面上要以这个时代的实践为依据,努力进行思想上的整合创新。

改革开放使中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发展也使得整个社会的形势变得更为多元化和复杂化,这样的客观存在决定了古今中西各种价值和思想在当代中国的涌现并不是偶然的、孤立的现象。甚至有些价值和思想因借时势,在某个时期内成为一种浪潮。同时,以资本流动为主要内容的全球化运动,使得附着于资本之上的种种资本主义价值观以普世价值的名义席卷全球。依照普世价值构造出的强劲的话语体系,使得中国在国际舆论环境中处于极为被动不利的境地。面对如此复杂纷乱的局面,哲学工作的重要性愈加彰显。当代中国的哲学工作,必然是“中国人的哲学”,而非“中国系的哲学”。张岱年先生曾区分了“中国人的哲学”和“中国系的哲学”:“所谓中国哲学,可以指中国人的哲学,也可以指中国系的哲学。哲学可以分为数系,即西洋系、印度系、中国系。中国人的哲学,未必即是中国系的哲学,如中国佛学,便是属于中国人的而属于印度系的哲学。其根本态度、问题、方法,都是从印度来的,所以虽产生在中国,却不属于中国系,不是由中国哲学传统中出来的,而是由印度哲学传统中出来的。哲学的系别,在今日将趋于消失,但在过去确实存在。”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下,所谓“中国人哲学”:甲、从基本内容上说:(一)主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西方哲学中特殊性的部分)、中国系哲学、西方系哲学(西方哲学中一般性的部分)三者为主,(二)同时兼包其他文化传统中所产生出的各种思想资源。乙、从内在结构上说:(一)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作为基础,(二)对中西方各种思想资源进行比较、分析、批判和吸收。所以,在中西方哲学的比较与分析这一工作之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天然的在场性乃至主导性。对世界的真理性和历史的必然性的认知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的强大根基,也是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根本原因。基于历史的必然性的认知,要求树立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基于世界的真理性的认知,要求我们必须依据客观世界的运行机制和变化规律不断调整我们的行为、制度和思想,从而推进马克思主义的发展。

当代中国的伟大实践是对思想进行整合创新的依据。当代中国的伟大实践,从其背景而言分为三个方面:第一是含有强烈西方价值色彩的“普世价值”、“东方主义”与“历史终结”等概念和命题,伴随着资本和信息的全球化流动而弥漫开来。这决定了哲学整合创新必须体现出继承性和民族性。第二是改革开放使中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发展也使得整个社会的形势变得更为多元化和复杂化,这样的客观存在决定了古今中西各种价值和思想的涌现不是偶然的现象。试图采用某一种现成的思想,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中国问题,这种想法显然是削足适履。这决定了哲学整合创新必须体现出原创性和时代性。第三是目前中国经济的总体形势正处于L型的样态,只有通过供给侧改革,完善制度,激发创新,才能保证经济转型成功,从而渡过严冬,迎来春天。制度的完善,技术的创新,都需要一定的知识基础,这就要求各种学科既要不断开拓知识领地,又要加强彼此之间的融合。这决定了哲学整合创新必须体现出体现系统性和专业性。

作者:李攀

单位:中共广西区委党校教务处博士

联系方式:手机17736618724

您是否喜欢这篇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章是否有价值
喜爱分:4   价值分:4   共1人打分
已经有留言0 每页20条留言
用户名: 密码:
请先登陆后再留言